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5, 2005的博文

2005年最后一贴

图片
10968341e44, originally uploaded by coze. 新年快乐!(图片作者:方刚)

高!这个标题实在是高!

图片
2005123021444101, originally uploaded by coze. 看出门道了吗?

新闻办通知:

新闻办通知

1、网站不要炒作贵州崔英杰案,有关消息只转发新华社通稿,不得使用其他来源的消息,不设专题,已开设的要立即撤除,论坛中也不讨论。要加强对论坛、新闻跟帖、博客网站的管理,及时封堵和删除攻击、造谣、煽动等各类有害信息


2、关于松花江水污染诉讼和赔偿问题,未经允许,各网站一律不得报道,论坛也不讨论,已有的要立即撤除。要加强对论坛、新闻跟帖等互动栏目的管理,及时封堵和删除相关信息。


3、今日《竞报》有关"公安部表示点对点裸聊不违法"的消息不实,各网站不要转载,已转的要尽快撤除。《竞报》不在可供网站转载新闻的新闻媒体之列,今后,各网站一律不得使用《竞报》的时政新闻。
(这是昨天的消息,我不想用这则消息玷污了2006年的第一天)

可畏

思维的乐趣那帮文人也感觉岌岌可危了,看一下昨天官方的一则小告示

告示 /> By [ mindmeters ] 22:59:38[NOTICE]隐去近日所有相关讨论,此blog也请勿留言,谢谢。我们总是要留下以后再讲话的可能性,敬请谅解。

知识分子一旦失去了话语权,恐怖就要降临了,因为流氓把持!
补充: 安替的blog 账户也被取消了。

Technorati Tags:

痛苦、快乐

快乐于我们乃至善且自然之追求,正因为如此,我们并不选择每一种快乐,而是偶尔放弃多种快乐,因为这些快乐会带来更大的不安;同样,我们认为许多痛苦优于快乐,因为当我们长期忍受痛苦之后,更大的快乐便随之而来。


苦恼或源于恐惧,或源于无益的毫无节制的欲望。然而,倘若一个人能克制欲望,他便为自己赢得了彻悟人生的至福……


我们不可悖逆天性,而应顺性而为。所谓顺性,乃是去满足必需的欲望,以及自然的欲望,如果后者并不带来危害的话。反之则应严加抵御……顺性而不为妄言蛊惑者,可独立于天地之间。

这是在May处看到她节选伊壁鸠鲁(Epicurus)《论快乐》中一段,也很是喜欢,转载过来。

迷离、终结、未知

如果从现在说起,2005年只剩下1天多了,我甚至都看见了06年的尾巴,至于什么气味,一片迷离。
旧年必然欢送,新年道来必然欢喜鼓舞。但是,在这岁末,望长城内外,互联网上下,确一片低迷和萧瑟,包括小我是一样。这时候我十分盼望能来一场猛烈的大雪,荡涤一下这个世界。

05年发生的大事,整体不多,但是在位数不多的大事中让人悲伤的事情确很多。前些天blogger间评选的“05年度汉字”中,诸多选择“难”、“痛”、“封”等,可见一斑。就这几天的事情,很多事情让人不爽。

《新京报》沦陷
《新京报》在短短的时间做到现在的气候实在罕见,以前每日必看《北京青年报》,后来基本上转为《新京报》。这两日《新》确高层变动,主帅被免,光明π全面掌管。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是绝对就这条:一、政治,二、资本; 一可能性最大。现在大家都在一直抗拒,坚决联合退订06年订阅。这是个兆头,就像blogger提出那个“封”和呼声一片的备案事件,说明:“祖国在行动”,甚至学术界人士联想到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唯有文化才能正本清源,社科院又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我是多磨希望在我以后的回忆中对我时下构建和谐社会能有多些津津乐道啊!

段其瑞府卖给俄罗斯叶利钦的孙子(下为引用)

位于东四的段其瑞府,已经卖给俄罗斯叶利钦的孙子,售价为4450万人民币,把他改造成一个酒店。我们知道段其瑞府属于文物保护单位,如果允许改造,为什么要卖给俄罗斯?

我在几个月之前采访一家德国建筑家事务所,我被段其瑞府建筑所感动,在整个院中拍摄了许多照片,最终被
看门人围攻,其态度非常恶劣,尽管我解释我是建筑研究者,看门人还是企图要暴光我的照片,说是文物局有规定,不让随便摄影,那种严重程度好象是割了祖国母
亲身上的一块肉,然而今天他却成为他人桌上餐。



取消农业税

果从官方的报道看,这确实是创举,因为他解除了压在中国农民头上贰仟陆佰多年的税赋。但是不知道农村情况的,就先别高兴,我在农村出生长大,深知农村农业
农民在这方面的具体情况。如果农业税取消,那地方的收入必定减少,那些官大爷洗桑拿钱谁来出?在农村那些摊派,诸如修路出工、植树绿化出工、地方建设出
工,甚至村长家添第8胎还喜宴出份比农业税多的多,再加上农村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弃农务工,农业税的意义何在啊?

Donews失身
必竟我不是IT人士,个中窠臼我知晓不多。但是Donews确是我非It人士…

有了blog,我不再读报

自从发现了Blog,我就不再读报—–我为什么要去读那些我看不到我想看的东西的报纸?我为什么要去读那些我不再相信、令我生疑的报道?我知道,在Blog上,如果我有疑问,我可以问,而且我知道,我会得到答复。

以上这段话来自hopesome

是,自从有了blog,我就没有买过报纸、杂志,虽然我失去了一些收藏和抚摸报纸杂志质感的快乐,怀念家里报纸杂志堆积一人之高时的时光,但是我的消息获取能力一点没有失去,相反,我考虑了一下,反而我多了很多思考,也就是从blog上得到的消息有了更多的附加价值--增加了新闻思考。

未来,随着PODCAST和视频博客源的丰富,我想传统媒体,如TV,可以消遣的只有电视剧;报纸,可以消遣的是在WC-time。



Technorati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