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耐庵 《水浒传》原序

     【原文】
  人生三十而未娶,不应更娶[1];四十而未仕[2],不应更仕;五十不应为家[3],六十不应出游。何以言之?用违其时[4],事易尽也[5]。朝日初出,苍苍凉凉,澡[6]头面,裹巾帻[7],进盘飧[8],嚼杨木[9]。诸事甫毕[10],起问可中[11]?中已久矣!中前如此,中后可知。一日如此,三万六千日何有[12]!以此思忧,竟何所得乐矣[13]?
  每怪人言:某甲于今若干岁。夫若干者,积而有之之谓。今其岁积在何许[14],可取而数之否?可见已往之吾,悉已变灭。不宁[15]如是,吾书至此句,此句以前已疾[16]变灭。是以可痛也。
  快意之事莫若友,快友之快莫若谈,其谁曰不然?然亦何曾多得。有时风寒,有时泥雨,有时卧病,有时不值[17],如是等时[18],真住牢狱矣。
  舍下薄田不多,多种秫米[19],身[20]不能饮,吾友来需饮也。舍下门临大河,嘉树有荫,为吾友行立蹲坐处也。舍下执炊爨[21]、理盘槅[22]者,仅老婢四人;其余凡[23]畜童子大小十有余人,便于驰走迎送,传接简帖[24]也。舍下童婢稍闲,便课[25]其缚帚织席:缚帚所以扫地,织席供吾友坐也。
  吾友毕来[26],当得十有六人。然而毕来之日为少,非甚风雨[27]而尽不来之日亦少。大率日以六七人来为常[28]矣。吾友来,亦不便[29]饮酒,欲饮则饮,欲止先止,各随其心,不以酒为乐,以谈为乐也。吾友谈不及朝廷[30],非但安分,亦以路遥传闻为多;传闻之言无实,无实即唐丧唾津[31]矣。亦不及[32]人过失者,天下之人本无过失,不应吾诋诬[33]之也。所发之言,不求惊人,人亦不惊。未尝不欲人解,而人卒[34]亦不能解者,事在性情[35]之际,世人多忙未曾尝闻也。吾友既皆绣淡通阔[36]之士,其所发明[37],四方可遇[38],然而每日言毕即休,无人记录。有时亦思集成一书,用赠[39]后人,而至今阙如[40]者:名心既尽,其心多懒,一;微言[41]求乐,著书心苦,二;身死之后,无能读人,三;今年所作,明年必悔,四也。
  是[42]《水浒传》七十一卷,则吾友散后,灯下戏墨为多;风雨甚,无人来之时半之[43]。然而经营于心,久而成习,不必伸纸执笔,然后发挥。盖薄莫篱落之下[44],五更卧被之中,垂首拈带、睇目观物之际[45],皆有所遇[46]矣。或若问[47],言[48]既已未尝集为一书,云何独有此传?则岂非此传成之无名,不成无损,一;心闲试弄,舒卷自恣[49],二;无贤无愚,无不能读,三;文章得失,小[50]不足悔,四也。
  呜呼哀哉!吾生有涯[51],吾呜乎知后人之读吾书者谓何[52],但取[53]今日以示吾友,吾友读之而乐,斯亦足耳。且未知吾之后身读之谓何,亦未知吾之后身得读此书者乎?吾又安所用其眷念[54]哉!东都[55]施耐庵序。
  
  【注释】
  [1]更——再。
  [2]仕——出仕,做官。
  [3]为家——成家立业。
  [4]用违其时——错过了发挥作用的时机。
  [5]事易尽也——能作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6]澡——洗濯。
  [7]巾帻(zé)——束发的头巾,当帽子用。
  [8]盘飧(sūn)——煮熟的食物。
  [9]嚼楊木——用楊木浩牙齿。
  [10]甫毕——刚刚完毕。
  [11]中——一天之中,中午。
  [12]何有——有什么不同。这句說:一天的生活是这样单调,就是过一百年又有什么意思?
  [13]这句说:为此使我感到烦恼,终究还能得到什么乐趣昵?
  [14]何许——什么地方。
  [15]不宁——不止。
  [16]疾——迅速。
  [17]不值——遇不到。值,遇見。
  [18]如是等时——像这样种种时节。
  [19]秫(zhú)米——高梁。
  [20]身——自己。
  [21]炊爨(cuàn)——烧火煮饭。
  [22]理——料理。盘槅——菜肴、果品。槅,同“核”。
  [23]凡——总共。
  [24]简帖——拜客用的名片。
  [25]课——督促。
  [26]毕来——全部来。
  [27]甚风雨——大风雨。
  [28]大率——大概。尝——应作“常”。系避明光宗朱常洛讳。
  [29]便——立即。
  [30]朝廷——国家政治。
  [31]唐丧唾津——虚耗口舌。唐,同“盪”,虚盪。
  [32]及——触及。
  [33]詆(dǐ)誣——毀謗。
  [34]卒——終于。
  [35]性情——这里指深刻微妙的情感,为世人忽略了的。
  [36]绣淡通阔——富于才藻而又淡泊通达。
  [37]发明——谈吐见解。
  [38]遇——合用。
  [39]用赠——用来遗赠。
  [40]阙如——没有。阙,同“缺”。如,语助词。
  [41]微言——谈论。微,自谦之词。
  [42]是——这部。
  [43]这句的意思是說:一半是在大风雨没有朋友来的时候写的。
  [44]盖薄莫篱落之下——傍晚在篱笆旁散步的时候。盖,发语词。莫,同“暮”。
  [45]拈(nián)带——抚弄衣带。古人衣服有带子结在外面。睇(dì)目——注目。这句的抚弄衣带、注目观物,都指他的构思写作是在随意无心的时候。
  [46]過——心领神会的意思。
  [47]或若问——如或有人问道。
  [48]言——平日的谈论。
  [49]舒卷——或摊开,或卷起。指作品的写作。自恣(zì)——听随自己意兴。
  [50]小——小道,小技.指《水浒传》是不为人所重视的作品.
  [51]有涯——有限。
  [52]呜乎——何以能够。呜,同“乌”。谓何——说些什么。
  [53]取——挑选。
  [54]安——何必。眷念——怀念。
  [55]东都——历史上的东都不止一个,据近年发现施耐庵资料,这里当指扬州。五代时,南唐建都江宁府(南京)称西京,以江都府(扬州)为东都。
【网友译文】
     人啊,该干什么的时候就干什么,别背时而动,那就晚啦!别等微软松下了又想要女人了,别更年期了又想抱娃娃了;别人家40多都当总统了,你如梦初醒体验到当副科长的乐趣。人既要顺应天时,更要顺应天生禀赋。
  每天太阳照到屁股了,我自然醒起床了,洗洗,趿拉着拖鞋裹着睡衣,来杯牛奶,滋润的,,,终日散淡无求,无所事事,这就是我,要是照这路子你以为我整天瞎琢磨寻找存在感,那到底何所能得其乐呢?
  我特烦某些人动不动就声称我多大岁数了,饱经岁月沧桑的样子,过去的已经无法捏在手心里把握了,人生不是算数累加,人不能活在回忆里,快乐就在当下,过去的一切其实就永远消失了,就如此文写到这里,全当我前面什么也没说,呵呵
  人生何所乐?没比雅士清谈更爽的事了,也许你不同意,但即使你同意,这乐趣也不可多得。没有朋友的日子真象牢狱一般。
  寒舍开轩面大河,树阴把酒话水浒,好一派田园雅聚的风光啊。舍下十来人,整天忙活着邀约朋友、招待朋友,朋友毕至则十又六人,不堪风雨一人不至的时候很少,平时一般六七人吧。
  朋友聚在一起,不谈国事,不道听途说,不八卦诋毁,不语出惊人。也无意自持清高风雅,刻意不为世人所理解,只因是性情人之性情事,是真名士自风流。而世人多忙,经纶世务,不入其境难解其中意趣而已。
  我的朋友多口绽莲花、学识融通、视界开阔之士,他们的思路和领悟,于天下必有知音。曾有心笔录编纂成书流传后世,终未能成书,原因有四。其一功名心已尽,经营意已懒,其二清谈是乐趣著述太劳心,其三,著述也未必被理解而传世,其四,明日视今日之功,必会觉得今是而昨非,完美成熟之作几乎不可能。
  《水浒》多为友散灯下的游戏笔墨,或孤独寂寞时的消遣。此书经营谋篇于心,写作并非端坐几案煞有介事。其构思往往来自于日暮菊篱之下,深夜被窝之中,垂首观事察物之时。你要问,既然前面说了未能成书,何有此《水浒传》呢?那是因为四个原因,其一前者为立说传世成功名,此传虽成书却不会传世,不成书也没失去什么,就是无所为的玩票,其二游戏笔墨只图自娱自乐,其三无关教化无意说教,没什么不能供各位看官一睹为快的,其四既然就是自娱也就不计较文章得失,成书也不会懊悔。
  呜呼哀哉,我人生有涯,怎么知道后人会如何评价这本书,只管给朋友看,他们高兴,我就觉得幸福和满足。况且还轮不上谈论后人如何评价此书,此书能否传诸后人也还未可知呢:)))我又何以此书自恋呢?
  东郭先生施耐庵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暴君·Tyrant》第一二三季(Season 1-3)

加速Onedrive同步速度,修改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