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7, 2015的博文

为什么叫“筹马”?

今人博局诸戏,多用筹马纪数,其原盖本于投壶,《记》所谓筹室中五扶,堂上七扶,庭中九扶。又云:正爵既行,请为胜者立马也。然今世之筹用以纪数,而《记》所谓筹,即投壶之矢,其纪数则别有算,所谓算长尺有二寸也。是则投壶之筹之用,与今不同,今之筹,乃投壶所谓算耳。按《仪礼。乡射》“筹八十”注云:筹,算也。博戏所用之筹,其或本此欤?然乡射又无所谓马者。要之,投壶与射礼相通,筹与马皆古人所以纪数,后世遂袭其名而其用小变耳。犹投壶之马为胜算,而今所用亦不专以纪胜也。《天香楼偶得》云:今世赌博者,以物衡钱,谓之马子。交易者以铜为法马,盖亦本此。又按古人马制不详,晋太康中掘地得玉马,或以为即投壶所用也。

文学典故:青梅竹马

李白《长干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形容少男少女天真无邪,亲昵嬉戏的形状。又以“两小无猜”喻幼男幼女天真纯洁,彼此相处融洽。如《聊斋志异。江城》:“翁有女,小字江城,与生同甲,时皆八九岁,两小无猜,日共嬉戏。”典见《李太白集》

俗语典故:不三不四

古人称天为一、地为二。所以天地相加为三,三即成为整体的代表,比如:三部曲、三省、三思、三人行等等;而对于四则称之"周全",亦有称心如意的意思,比如四大金刚、四大家、四体、四艺、四书等等。所以把"美好事物"之外的,行为不端的人统称为"不三不四"。

推特日记:盘点了一下过去的一年,看掉了30本书,希望今年能过50。

盘点了一下过去的一年,看掉了30本书,希望今年能过50。 — 三家村 (@Coze) January 1,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January 01, 2016 at 10:18PM

推特日记:看晚场电影也蛮爽的

看晚场电影也蛮爽的 — 三家村 (@Coze) January 1,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January 01, 2016 at 10:10PM

文学典故:白云苍狗

唐太宗大历初年,王季友在豫章郡幕府任职。诗人杜甫与王季友有交,怜悯他博学多才却仕途失意,又遭妻子背离而去的不幸,作《可叹》一诗抒慨,首四句道:“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古往今来共一时,人生万事无不有。”诗以天上浮云翻覆苍黄的变化,比喻人生荣枯沉浮无常。“白云苍狗”,后用以比喻世事瞬息万变。宋代词人张元干有“白衣苍狗变浮云,千古浮名一聚尘”句。典见《杜工部集》 来源

《嫖经》:“嫖”有“五要三不可”

明昭阳沈弘宇(元甫)《浑如篇》(原名已佚,刘半农以“开首世事浑如春梦”句为名),所记都青楼事,与《嫖经》、《嫖赌机关》及幽闲玩味夺趣群芳为一类笔墨。其“嫖”有“五要三不可”,四要“有本事”云,妇性淫,都喜干,十个常有九个贱。果然泼战遂他心,这好[按:好字似不通。疑应作回]休把寻常看。其做姊妹有“八清”,五“阴户”云,香者百无一二,臭者十常八九。在人收拾何如。频浴则香,懒浴则臭。遇钻痨子弟,未雲雨先密闻之,少有不洁,出则形容。所以清客姊妹留心检点,定不为人嫌鄙。若本来秽气者,则未[按:原作末]如之何矣。观姊妹之“十全”,八“风情”云,姊妹要稳重,又要飘飏;要沉潜,又要活泼。槁木匏瓜,人都恶其死石。若枕席间被窝中,此正欢娱之际,尤当操弄风骚,勾引子弟迷恋。不然一宿再宿而已,依依不舍者能幾何?来源

推特日记:🔊各位推友,元旦快乐!🎉

🔊各位推友,元旦快乐!🎉 — 三家村 (@Coze) January 1,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January 01, 2016 at 11:28AM

推特日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 -孟子

“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 -孟子 — 三家村 (@Coze) December 31, 2015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December 31, 2015 at 01:19PM

文学典故:秉烛夜游

《古代十九首》有“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年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之句。曹丕为魏王世子时,与吴质交好。建安二十二年大疫,一时文人如徐趕,刘桢,陈琳,王粲等均痢疾死亡,曹丕应作书与吴质,劝其惜时自娱。书中有“古人思炳烛夜游,良有以也”之句,后人遂以“秉烛夜游”喻及时行乐。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中即用曹丕原语,只省一“思”字。以后又引申出秉烛看花。如唐白居易《惜牡丹花》“明朝风起应吹尽,夜惜衰红把火看”,李商隐《花下醉》“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宋苏轼《海棠》“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均袭此意。

白居易《与元微之书》

元和十年,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元微之其时正病重,但仍赋诗一首,以寄老友:“残灯无焰影幢幢(chuáng),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起坐,暗风吹雨入寒窗。”
《与元微之书》写于元和十二年,乃白居易到任九江后,写给元微之。是年,作者四十七岁,身遭掌权者排挤。但他深知老友时时牵挂,不言一句苦闷,只是絮絮叨叨地说自己家人安康、俸禄够用、尽享山水之乐。一句“微之微之”,胜却千言万语。那些老爱诉苦的人,真应该学学白乐天。
微之微之!不见足下面已三年矣,不得足下书欲二年矣,人生几何,离阔如此?况以胶漆之心,置于胡越之身,进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牵挛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实为之,谓之奈何!
计足下久不得仆书,必加忧望,今故录三泰以先奉报,其余事况,条写如后云云。微之微之!作此书夜,正在草堂中山窗下,信手把笔,随意乱书。封题之时,不觉欲曙。举头但见山僧一两人,或坐或睡。又闻山猿谷鸟,哀鸣啾啾。平生故人,去我万里,瞥然尘念,此际暂生。余习所牵,便成三韵云:忆昔封书与君夜,金銮殿后欲明天。今夜封书在何处?庐山庵里晓灯前。笼鸟槛(jiàn)猿俱未死,人间相见是何年!微之微之!此夕我心,君知之乎?乐天顿首。

文学典故:人面桃花

唐诗人崔护,资质甚美,清明独游长安南庄,至一村户,见花木丛萃,寂无人声。因渴极,叩门求浆。良久始有一女子应门,捧杯水让坐。女子独倚庭前桃花斜河,姿态楚楚动人;凝睇相对,似有无限深情。崔护以言挑之,不应。彼此注目久之。崔辞行,女子送至门,如不胜情而入。次年清明,崔护追忆此事,情不可邂,又往探访,唯见门院如故,扁锁无人。惆怅之余,乃题诗于门扉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后代诗文中常以“人面桃花”喻男子邂逅一女子,来后不复再见的惆怅心情。来源

为何手帕别名为陈姥姥

陈姥姥,巾帕之别名也。《读古存说》,诗无感我帨兮,内则注,妇人拭物之巾。尝以自洁之用也。古者女子嫁,则母结帨而戒之,盖以用于秽亵处,而呼其名曰“陈姥姥”,即严世蕃家所用“淫筹”也。故徐太室谓“野有死麕”为淫诗。

推特日记:赶在2016年前,LG至于收到6.0的OTA 了。

赶在2016年前,LG至于收到6.0的OTA 了。 — 三家村 (@Coze) December 29, 2015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December 29, 2015 at 03:39PM

香艳:《西厢记》淫艳词

《西厢记》艳冶绝伦。以“绣鞋儿刚半折,柳腰儿恰一搦。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雲鬟仿佛坠金钗,偏宜?髻儿歪。我将你纽扣儿鬆,我将你罗带儿解。兰麝散幽斋,不良会把人禁害。咍,怎不回过脸儿来?软玉温香抱满怀。呀,刘阮到天台。春至人间花弄色,柳腰款摆,花心轻折,露滴牡丹开。蘸着些儿麻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你半推半就,我又惊又爱,檀口揾香腮”以上为正写。以红娘口中“他并投效绸缪,倒凤颠鸾百事有。我独立在窗儿外,幾曾敢轻咳嗽。立苍苔,只把绣鞋儿冰[按:原作[王水]]透”及“你个月明纔上柳梢头,却早人约黄昏後。羞得我脑背後,将牙儿衬着衫儿袖。怎凝眸,只见你鞋底尖儿瘦。一个恣情的不休,一个哑声儿厮耨[按:原作褥],那时不曾害半星儿羞。”词之淫艳,以此为极。

推特日记:“《咬文嚼字》杂志颁布了2015年十大流行语榜单,分别是:‘获得感’‘互联网+’‘颜值’‘宝宝’‘创客’‘脑洞大开’‘任性’‘剁手党’‘网红’‘主要看气质’。而另一些流行语‘然并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等被排除在外”……

“《咬文嚼字》杂志颁布了2015年十大流行语榜单,分别是:‘获得感’‘互联网+’‘颜值’‘宝宝’‘创客’‘脑洞大开’‘任性’‘剁手党’‘网红’‘主要看气质’。而另一些流行语‘然并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等被排除在外”…… — 三家村 (@Coze) December 27, 2015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December 27, 2015 at 05:53PM

香艳:“屄”诗

有狂生不信扶鸾之术。某夕鸾仙值麻姑降坛,生至密室潜书一封,掷坛请判。乩笔忽振,成要孤儿词[按:此处似不通。疑“要”为“耍”之误。然是否有“耍孤儿”词牌未能检索到。看其格律,实乃半阙西江月。故存疑。望识者不吝指教。]一阕。词曰:立似沙弥合掌,坐如莲瓣微开。无知小子休弄乖,是尔出身所在。狂生失色遁。众拆封视之,大书一“屄”字也。屄,《正字通》曰布非切,女子阴也(有顽童戏书“卵”字于掌,以叩箕仙。何仙姑乩判云:似卯原非卯,如邛不是邛。仙家无用处,转赠与尊堂[按:堂与邛二字不叶韵,疑应作“翁”]。卵即男之外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