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一河南男儿的一封临战遗书

娘亲:

见信如面。

汝儿已二十有六,尚未婚配,亦无子嗣。每每念及,便觉有愧。未能膝前尽孝,也未传续香火,留您孤身一人独望老宅,儿心如刀割,书之欲泣。奈何日寇侵我中华,所过之处,横尸遍野。儿先每闻之,咬牙切齿,恨入骨髓。后弃笔从戎,而今已六年有余。军务繁忙,竟未能探您一面。

如今我部奉命阻挡日寇,激战四天三夜,伤亡惨重。我团唯剩一连,军令如山,日寇血仇,唯有此地捐躯,报效国家。儿不孝,未婚配,未有子,未送终。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亦不能还乡。儿七尺之躯,生之堂堂,死意既决,临阵回顾,所念唯您。

勿怪汝儿。日寇侵华,儿不捐躯,则坐视亡国灭种,是丈夫所不齿。小家大国,儿成此则负彼。然为国捐躯,抵御日寇,您尚有生存之望。膝前尽孝,国家破灭,母子沦为亡国之奴,难逃屠戮。如此抉择,唯有忍痛离家,参军入伍,舍小家,成大国。

此战必败,败则不降。死战到底,至绝方休。儿曾闻川军口号:我死国存。心中默诵,满腔热血。若儿战死,换得国存,儿万死不辞。

儿战死后,应有抚恤,金额微薄,补贴家用,尚抵数月。父亲病逝多年,您抚我成人,如今您年事已高,之后生计如何,我虽牵挂,亦无他法。念及至此,儿心中悲凉,潸然泪下,无助凄惶,恨不能死而成鬼,护您周全。

此生有愧,愧对唯您,养育之恩,儿来世再报。枪声已响,恶战开始,儿至此搁笔,封信入怀,举枪冲阵。

此致,勿思汝儿。

民国三十三年七月廿三日

于河南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资源搜索利器

揭底中国:"炎黄子孙”指的是哪些人(二)?

Tumblr上的老司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