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17, 2016的博文

皮格马利翁效应

皮格马利翁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塞浦路斯国王,善雕刻。一次他雕刻了一座美丽的少女像,在夜以继日的工作中,皮格马利翁把全部的精力,全部的热情,全部的爱恋都赋予了这座雕像。后来,爱神阿佛洛狄忒见他感情真挚,就给雕像以生命,使两人结为夫妻。于是“皮格马利翁效应”成为一个人只要对艺术对象有着执著的追求精神,便会发生艺术感应的代名词。 来源

一枚糖炒栗子,一把辛酸泪

南宋时,陆游在《老学庵笑记》中曾记述这样一段动人的故事。他说:“故都(指北宋的汴京,即今开封)李和炒菜,名闻四方,他人百计效之,终不可及。”接着写道:“绍兴中,陈福公及钱上阁,出使虏庭,至燕山,忽有两人持炒栗各十裹来改……自赞曰:'李和儿也。'挥涕而去。”据此可以推知,汴京的炒菜专家李和在外族人侵时家破业敝,他的儿子带着炒栗的绝技流落燕山。他用献给故国使者的栗子,表达自己对统一祖国的热望。 来源

推特日记:呼箸为快(筷子):俗呼箸为快子。陆容《菽原杂记》谓起于吴中,凡舟行讳住,讳翻,故呼箸为快子,幡布为抹布也。今北方人呼幡布为转布,则又因翻字而转耳。

呼箸为快(筷子):俗呼箸为快子。陆容《菽原杂记》谓起于吴中,凡舟行讳住,讳翻,故呼箸为快子,幡布为抹布也。今北方人呼幡布为转布,则又因翻字而转耳。 — 三家村 (@Coze) January 20,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January 20, 2016 at 12:04PM

为什么“呼箸为快(筷子)”

俗呼箸为快子。陆容《菽原杂记》谓起于吴中,凡舟行讳住,讳翻,故呼箸为快子,幡布为抹布也。今北方人呼幡布为转布,则又因翻字而转耳。

“马头(码头)”来历

水陆总汇泊舟之地曰马头。《南史。何承天传》:宋元嘉三年,讨谢晦,到彦之率兵先至马头。《北史。杨侃传》:梁豫州刺史裴邃欲袭寿春,谬移云:“魏于马头置戍。”《魏书》:太平真君十一年,帝南伐,命长孙真趋马头。此即是马头郡。按《通鉴》:史宠诚据魏博,于黎阳筑马头,为渡河之势。注云:附岸筑土,植木夹之,以便兵马入船也。《五代史》:梁将攻淮南,遣刘捍先之淮口,筑马头,下浮桥以渡。《宋史。马默传》:河决小吴水,官以为宜使东流,默与转运使以为宜使北流。于是作东西马头。约水复故道,此乃俗所谓马头之见于史者也。船舱有门曰马门。曾三异《同话录》云:舟之设屋,开门而入,其门谓之马门,必先闯而后入,因其字义而析之也。明人顾元庆《檐曝偶谈》亦云:船门曰马门,盖闯字之义也。引首而观曰闯。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