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2, 2016的博文

推特日志:揭諦揭諦,波罗揭諦,波罗僧揭諦,菩提萨婆呵。

揭諦揭諦,波罗揭諦,波罗僧揭諦,菩提萨婆呵。 — 三家村 (@Coze) May 28,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8, 2016 at 11:02PM

推特日志:凤凰卫视客户端什么情况 https://t.co/lL92BiT1pF

凤凰卫视客户端什么情况 pic.twitter.com/lL92BiT1pF — 三家村 (@Coze) May 28,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8, 2016 at 02:27PM

顺其自然

图片
via 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p/BF6WqOqNEDv/ http://flic.kr/p/GDuFtW

推特日志: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

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 — 三家村 (@Coze) May 27,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7, 2016 at 07:14PM

推特日志:最近喜欢看知青文学,感受一下那代人的迷茫,彷徨,无奈和悲伤。#信仰破坏的力量

最近喜欢看知青文学,感受一下那代人的迷茫,彷徨,无奈和悲伤。#信仰破坏的力量 — 三家村 (@Coze) May 27,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7, 2016 at 03:45PM

咏浴诗

“宽褪罗衣玉色鲜,兰汤莫遣湿双莲。那能不称檀奴意,自抚凝脂亦可怜”。此新浴诗也。又“红林檎近”云,“六曲屏斜掩,幾枝香半焦。冰簟溅花露,银盘腻芳膏。呼婢搀扶侍[按:原作待]起,倦眼似闭偷瞧。此际百媚千娇,无力欠伸腰。戏水情自远,避影意无聊。罗衣乍换,微空还怯深宵。暗思量前事,横陈玉体,被翻红浪魂又销”。此新浴词也。   又李笠翁“瞷浴”调寄“风入松”云,“兰汤携到不宽衣,生怕有人窥。门扃重把湘裙掩,纔褪出叶底葳蕤[按:原作[上艹下咸][豕生]]。谁识蜂媒电眼,惯穿翠箔珠帷。芙蓉香透水晶辉,红白艳成堆。从前爱把灯吹灭,不使见帐内冰肌。今自盆中托出,请从眼底收回”。此调中之第二体也。   《五代诗话》载有咏浴诗云,“初似洗花难抑按。终忧沃雪不胜任。岂知侍女帘帷外,剩得君王幾饼金”。按赵后外传,昭仪浴,帝窃观之,令[按:原作今]侍女勿言,投赠以金。一浴赐百饼。纳兰容若有“鬓雲鬆”词咏浴云,“鬓雲鬆,红玉莹[按:莹字原缺,据原文补]。早月多情,送过梨花影。半晌斜钗慵未整,晕入经潮,刚爱微风醒。华露清,人语静。怕被郎窥,移却青鸾镜。罗襪凌波波不定。小扇单衣,可奈星前冷”。   包素人“沁园春-美人浴”词曰,“午梦初醒,唤取兰汤,温乎未温。正纱窗深掩,轻除绣襪,花茵小坐,悄褪罗裈。扶上金盘,濯将玉质,不让红莲蘸[按:此字不甚清晰]水痕。冰绡展,有轻盈粉汗,拂拭殷勤。隔帘珠溅频频,怕梁燕窥人此浊[按:疑应作独]亲。想涤罢铜窪,罗襟掩早,赚来金饼,香泽微闻。锦带拴牢,侍儿扶起,重向妆[按:原作状]台粉黛匀。檀肩倚,把鞋钩轻拂,净剔纤尘”。   董文友“屏边听浴声-苏幕遮”词曰,“兔华清,萤照冷。瞰浴潜来,转傍湘帘等。谁料银屏遮凤胫,小玉娇憨,枉赚黄金饼。粉应消,珠定映。唤取汤添,冷热心头省。豆蔻方挼知未竟,半晌纔看,秃袖来花径”。   黄之隽“一枝春”词“听浴”,丽而有则,一扫凡艳。词曰,“絮扑东邻艳阳斜,小浃罗衣香汗。兰汤试否,细语杜鹃花畔。窗纱闭响,想卸到画鸾裙裥。知尚怯一缕微风,逗得玉肌空浅。移时暗闻水溅,是冰绡三尺,轻匀湿遍。梨花镜裏,带雨自怜春软。窥墙未许,肯帘外侍儿金赚。应怕有雏燕雕梁,看人未免”。“美人浴”、“咏乳”及抹胸之诗词甚多。兹所录者,三分之一耳。   幽欢词调寄“鬓雲鬆”曰,“洞房幽,平径绝,拂袖出门,踏破花心月。鐘鼓楼中声乐歇。欢娱佳境,闯入何曾怯。拥香衾,情两…

古时候女子私处叫法

也[按:此为小篆]篆书“也”字。《说文》曰,女阴也。象形。秦刻石“也”字悉作*,籀文*如此作亦象形也。《春在堂笔记》引《铜熨斗斋笔记》曰,今人读为必平声,殆篆文“也”字,与“必”相近而误,云云。余检《说文》,确为羊者切,然则古人谓女子阴竟读作“也”字矣。今人有写作从“尸”、“穴”者,《康熙字典》有此字。引《正字通》布非切音卑,释作女子阴。《辞源》作笔漪切,比平声。从无用及此字,故亦不考究竟(余撰有《二根异名录》考证精详)。最可笑者,今之电码有八三一一,不知亦有人用之译电否。[注:*“秦刻石”一句与“籀文”一句中之“也”字因无法输入,以*号暂代]
女子私处多异名。曰私,曰阴,曰牝户(内肾一窍名玄关,外肾一窍名牝户,见《祈嗣真诠》,不独女子之阴名牝户也),曰阴门,曰玉户,曰花宫。《洗冤录》则女子言阴户,妇女言产门。道家讲房中修炼之说者,则曰鼎,曰炉,曰玉门,曰丹穴。上为金沟,下为玉理。女人阴深一寸曰琴弦,五寸曰榖实,过实则死矣。阴内左右曰辟雍,阴外左右曰璿台,如麦齿,如昆石,如婴女,如赤珠,皆在其中,特有深浅之分耳(俗作屄。毴,亦古。明代有徐琲者,人于其刺多添一笔,上官谓其不雅)。

推特日志:被投资商虐的不想说话了。看 #陆家嘴 小电影喘口气。 🎥

被投资商虐的不想说话了。看 #陆家嘴 小电影喘口气。 🎥 — 三家村 (@Coze) May 25,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5, 2016 at 03:25PM

推特日志:无缘无故账户被 twitter冻结🚫,说是有入侵,不会是更换ip地址过多造成的吧。

无缘无故账户被 twitter冻结🚫,说是有入侵,不会是更换ip地址过多造成的吧。 — 三家村 (@Coze) May 25,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5, 2016 at 01:44PM

清朝上海的娼妓之四

沪上商业中人,于凡营业之未入行者,曰野鸡,轻之之辞也。久之而妓女亦有得是称者,以有卑于长三、幺二也。自光绪中叶以后,若辈之多,以汉口路、南京路、福州路之西为最,羣雌粥粥,蹀躞路隅,夜漏三下,犹执途人而语之曰:「盍就宿侬家乎?」又有自炫于茶肆者。此与明代之扬州歪妓,法国巴黎之市娼,无或异也。

推特日志:为了防止逃跑? #清代刑罚

为了防止逃跑? #清代刑罚pic.twitter.com/pWrXz4zq95 — 三家村 (@Coze) May 24,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4, 2016 at 10:05PM

推特日志:突然刮一起一股妖风☣

突然刮一起一股妖风☣ — 三家村 (@Coze) May 24,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4, 2016 at 08:22PM

中国古代文学里那些物以人名者

鸟如人名者:
天山曰帝江。
函山曰王母使者。
瀛洲曰信天翁。
蜀鸟曰探花使。
岭表曰秦吉了。
《柳归舜记》有武仙郎,阿苏儿,自在光生。
孔雀曰孔都护。
鹤曰蓬莱羽士。
神禽曰飞廉。
鹰曰凌霄君。
鹊曰神女。
黄莺曰金衣公子。
子规曰杜宇,又谢豹。
鹦鹉曰雪衣娘。
燕曰天女。
吐绶曰锦带功曹。
鹆曰八哥。
鹧鸪曰内史。
鸥曰碧海舍人。
鹭曰碧继翁。
鸿雁曰殊翁。曰雪姑。
鹪鹩曰巧妇。
鸠曰郭公。
黄鸟曰黄公。
雀曰喜宾。
姑获曰天帝少女。
鹅曰兀地奴。
鸽曰飞奴。
兽如人名者:
虎曰李耳。
熊曰子路。
马曰山子。
《王会图》有獩人俞儿,《南丹》有野婆。
猿曰山公,又野宾,又孙供奉。
狐曰阿紫。
象曰大客。
牛曰瞿摩帝,又曰周留。
猪曰参军,又大阑王。
驴曰卫子。
羊曰髯主簿。
狒狒曰野人。
山都曰木客。
狗曰飞燕,又逍遥郡君。
猫曰白老。
犬曰守门使。
鳞介诸虫如人名者:
龟曰玄夫,又曰玄衣督邮,又东海波臣。
绿毛龟曰绿衣使者。
鼋曰河伯使者。
鳖曰河伯从事。
水尸曰鱼伯。
鱼曰孩儿,又土父。
乌贼曰河伯小吏。
蟹曰彭越,又内黄侯,又横行介士,又无肠公子。
书蠹曰脉望,瑟中。
蛙曰鞠通。
海牝曰东海夫人。
鼠曰仲能。
蝉曰齐女。
蜴蜥曰蛇医。
螟蛉曰戎女。
蜘珠曰络丝娘。
蜻蜓曰赤弁丈人。
寄生曰宛童。
蜂曰笛师。
蟋蟀曰王孙。
促织曰懒妇。
蚯蚓曰歌女。
蚊曰黍民。
结草虫曰蓑衣丈人。
蝍蛆曰吴公。
青蚨曰鱼父。
蝼蛄曰仙姑。
葛花上蛇曰亭长。
蜣螂曰推车客。
虿曰杜伯。
虾蟆曰田父。
蜮曰射工。
蜉蝣曰慈母。
蝎曰主簿虫。
樗鸡曰红娘子。
芫花上虫曰青娘子。
山虫曰山和尚。
水虫曰水秀才。
草木如人名者:
木之精曰彭侯。
松曰苍髯叟。
林擒曰文林郎。
少室山木曰帝休。
古赋木曰平仲,曰长卿。
枣曰君迁。
藤曰简子,又丁公。
竹曰越王。
枣曰仲思。
茶曰孩儿。
松曰罗汉。
果曰菩提。
冬青曰女贞。
木兰曰女郎。
海棠曰妃子。
芙蓉曰文官。
荔枝曰十八娘。
杨梅曰圣僧。
蔓生曰史君子。
菊曰傅延年。
蕉曰美人。
莎曰寡妇。
赤豆花曰腐婢。
大黄曰将军。
甘草曰国老。
地丁曰蒲公英。
石斛曰杜兰。
淫羊藿曰黄德祖。
茄曰离娄。
岭表有素馨。
又药草有刘寄奴、甘遂、杜仲、苏子等名。
(《三冈识略》)

主司身体各部位神的名字

《黄庭内景经》曰:
发神苍华,字太元。
脑神精根,字泥丸。
眼神明上,字英玄。
鼻神玉垄,字灵坚。
耳神空闲,字幽田。
舌神通命,字正伦。
齿神崿锋,字罗千。
心神丹元,字守灵。
肺神皓华,字虚成。
肝神龙烟,字舍明。
肾神玄冥,字育婴。
脾神常在,字魂停。
胆神龙曜,字威明。
腹神灵元,字混康。
脐神桃孩,字合延。
左目陵阳,字英明。
右目太阴,字元光。
左乳名君阿。
右乳名翁仲。
《中经》云
鼻神太乙,字通卢。
口神,字丹朱。
两手神,字魄阴。
项神,字上间。
肩背神,字女爵。
两神,字阴隐。
胫神,字随孔。
足神,字柱天力士。
耳神,字娇女。
发神,字禄之。
上元神,字威成。
中元神,字中黄。
下元神,字明光。
阴神,男字穷英,女字丹成。
两膝神,字枢公。
《太上胎精记》云
脑神觉元,字道都。
发神玄文华,字道衡。
皮肤神通众仲,字道连。
目神虚监,字道童。
髓神始谟盖,字道周。
膂神益历辅,字道柱。
鼻神冲龙玉,字道微。
舌神始梁峙,字道岐。
喉神百流放,字道通。
肺神素灵生,字道平。
心神焕阳昌,字道名。
肝神开君童,字道清。
胆神龙德拘,字道放。
左肾神春元真,字道卿。
右肾神象地无,字道玉。
脾神宝元全,字道骞。
胃神同来育,字道展穷。
肠神兆胜康,字道还。
大小肠神蓬送留,字道厨。
胴中神受亨勃,字道虚。
胸膈神广英宅,字道中。
两胁神辟假马,字道成。
阴左卵神扶流起,字道圭。
右卵神苞表明,字道生。
气海神逮无马,字道极。
《大洞法》云:
舌本下神于景清,字会元。
玉枕神务犹收,字归会昌。
眉神延陵梵,字履昌灵。
左腋神玄元叔,字合符。
右腋神郁灵标,字玄夷绝。
心宫神理明初,字玄度卿。
脐神桃孩,字道康。
泥丸神玄凝天,字三元先。
顶骨神神运珠,字子南丹。
脘间神始明精,字元阳昌。
口四际神帝昌,字先灵元宗。
背骨神舍景,字兆台玄精。
颈神素玉,字梁南中。
喉根神养光,字太昌。
胃腕神明君,字明轮。
鼻孔神元生,字黄宁。
肠口神坚玉,字凝羽珠。
胸中神天精液,字飞生。
左耳下神拘制,字三阳。
右耳下神上归,字帝子。
头面神翳郁无刃,字安来。
上胸腹神圆华黄刃,字太张。
上小腹至脚底神启明箫刃,字金门。
上左手神名接生。
右手神名方盈。
左足神名飙精。
右足神名欻亭。
左目童子名飞灵。
右目童子名晨婴。
五脏二神,名务玄,字育尚生;
又玄归,字盛昌…

史书上那些以男取女名的人

冯妇   的娘【苗酋,《元泰定记》。】   徐夫人【《史记·荆轲传》。】   尚婢婢【《通鉴》。】   丁夫人【《史记·封禅书》。】   念姐【《北史》,羌名。】   杨奴奴【忠小名,《后周书》。】   马仙婢【《南史》,后改。】   李安人【《北史》。】   司空命妇【《仓公传》。】   五娘【唐李君羡。】(《三冈识略》)

人生南北多歧路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儒林外史》

达摩克利斯剑

达摩克利斯是希腊神话中暴君迪奥尼修斯的宠臣,他常说帝王多福,以取悦帝王。有一次,迪奥尼修斯让他坐在帝.王的宝座上,头项上挂着一把仅用一根马鬃系着的利剑,以此告诉他,虽然身在宝座,利剑却随时可能掉下来。帝王并不多福,而是时刻存在着忧患。人们常用这一典故来比喻随时可能发生的潜在危机。

扬州之妓

扬州为鹾务所在,至同治初,虽富商巨贾迥异从前,而征歌选色,习为故常,猎粉渔脂,寖成风气。闾阎老妪,畜养女娃,束足布指,涂妆绾髻,节其食饮,以视其肥瘠,教之歌舞弦索之类,以昂其声价。贫家女往投之,谓之养瘦马,盖本于白乐天之诗,诗云:「莫养瘦马驹,莫教小妓女。」又曰:「马肥快行走,伎长能歌舞。三年五岁间,已闻换一主。」是也。

推特日志:市景三十六行-捏泥人 #消失的行当

市景三十六行-捏泥人 #消失的行当pic.twitter.com/5stNWID1IQ — 三家村 (@Coze) May 24,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4, 2016 at 02:05PM

清朝上海的娼妓--三

名媛赁居僻地,自称住家,俗谓之曰住家野鸡,同、光间已有之。往来狎客,不过数人,无门庭喧沓之扰,唱曲搊筝,捧觞调岕之事,皆不屑为,其恃娇尚奢,颇有邀人傅粉不自着衣光景。至光绪甲申以后,若有人介绍,即可得门而入。其规则与普通野鸡略同,所异者不上茶楼,客至不装干湿耳。每往辄给银币一圆,与之审则不拘,夜度资亦较昂。《清稗类钞》

秽语雅说

1、老牛吃嫩草 苏轼《调张先》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八十八岁的老头娶了一个十八岁的小妾,在东坡笔下变成了一副浪漫唯美的春意图。 2、手淫 《笑林广记》 独坐书斋手作妻,此情不与外人知。 若将左手换右手,便是停妻再娶妻。 一捋一捋复一捋,浑身骚痒骨头迷。 点点滴滴落在地,子子孙孙都姓泥。 ——撸管都能撸的如此趣味盎然,小弟佩服佩服。 3、老司机带带我 关汉卿《不服老》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恁子弟每谁教你钻入他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脱慢腾腾千层锦套头。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会围棋、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幽,天那,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 ——“铜豌豆”比喻风月中人。是宋元时勾栏中对于老嫖客的切口。所以这首曲写的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老司机强行逛妓院的故事。但当年语文老师告诉我们这是一个“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故事。 4、被抢劫 李涉《井栏砂宿遇夜客》 暮雨潇潇江上村,绿林豪客夜知闻。 欣逢不用相回避,世上如今半是君。 ——晚上出门遇见强盗了,写首诗感叹一下。读书人遇到强盗那能叫强盗吗?那叫绿林好汉。 5、俘虏 汪元量《夷山醉歌》 二龙北狩不复返,六龙南游无还期。 金铜泪迸露盘湿,画阑桂柱酸风急。 ——皇帝被俘虏到北方了,不叫俘虏叫到北方打猎。天子被赶到南边了,不要被赶叫南游。 6、走后门 朱庆余《近试上张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张籍《酬朱庆余》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 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考生临考试前心里没底,以小媳妇的视角给考官写首诗,问老师你看我活好不好。考官一看这活不错呀,回了一首诗将考生比作倾国倾城的美女。这后门走的基情满满,我给他满分! 7、炒鱿鱼 李白《梦游天姆吟留别》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当年太白兄被召进京时,写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后在长安受到权贵的排挤,被唐玄宗发放了养老费,流放出京。写诗:“安能摧眉折腰…

推特日志:这种蹲姿会死人 #清代刑罚

这种蹲姿会死人 #清代刑罚pic.twitter.com/NfI2c4zGEY — 三家村 (@Coze) May 23,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3, 2016 at 01:44PM

推特日志:市景三十六行-补藤席 #消失的行当

市景三十六行-补藤席 #消失的行当pic.twitter.com/BOyHznJGsY — 三家村 (@Coze) May 23,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3, 2016 at 01:15PM

推特日志:“徐福当年采药馀,传闻岛上子孙居;每逢卉服兰问,欲乞嬴秦未火书。” (清朝驻琉球大使林玉岩)

“徐福当年采药馀,传闻岛上子孙居;每逢卉服兰问,欲乞嬴秦未火书。”
(清朝驻琉球大使林玉岩) — 三家村 (@Coze) May 22,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2, 2016 at 09:32PM

推特日志:这是通奸罪? #清代刑罚

这是通奸罪? #清代刑罚pic.twitter.com/vIMT7KdDvF — 三家村 (@Coze) May 22,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2, 2016 at 04:35PM

推特日志:这招够狠 #清代刑罚

这招够狠 #清代刑罚pic.twitter.com/ywLIp10Qhk — 三家村 (@Coze) May 22,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2, 2016 at 04:27PM

推特日志: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於外之谓德。

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於外之谓德。 — 三家村 (@Coze) May 22,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2, 2016 at 03:56PM

清朝上海的娼妓--二

花烟间为沪妓之下等者,以江北人为最多,同,光间已有之,多在荡沟桥左右,及北门外之新街。门外悉缀一灯,自桥畔望之,密于繁星。每当夕阳西坠,红裙翠袖,历乱帘前。然大抵药变相,见者悉呵以木贼花妖。求于颦眉龋齿中,略可人意者,百不一觏。至光,宣间,则公共租界,法租界无不有之,而山东路,城河浜,十六铺,兰芳里,尤为麕集之地。日暮夜深,过其地者,辄闻唤客之声也。开灯吸烟一次,佐以茗及瓜子一小碟,酬以银币一角钱二十文。禁烟以后,茗及瓜子而已,且当时亦非真烟,牛皮膏耳。夜度资银币一圆三角,其中之三角,析计之,实开灯二角,下脚一角也。若为日厢,黄昏厢,则各出五角数十文。

沪妓之最下者曰钉棚,出银币三角,于光天化日之下,即可求欢,俗曰打钉。生涯之盛者,日可十余次。若夜间留宿,所酬较多,然亦不及一圆。(《清稗类钞》)

推特日志:市景三十六行-补伞 #消失的行当 https://t.co/yggKlaZMdh

市景三十六行-补伞 #消失的行当pic.twitter.com/yggKlaZMdh — 三家村 (@Coze) May 22, 2016
vi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Coze

May 22, 2016 at 03:35PM